论坛广播台
广播台右侧结束

主题: 长篇古典小说《南宫洗玉》连载3

  • 广告帖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1938
  • 回复:4
  • 发表于:2017/11/28 14:45:05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义县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(二十一)临战突遇艾九垒

怜玉疯了一般地在散落的蒙古包间奔跑,追得南宫清心一阵一阵地发慌,一些牧民见状仓皇地躲避,所过之处,一片唏嘘和惊叫。

但南宫清更担心的是怜玉身上的伤,鬃毛已经脱落了好大的一片,身上皮开肉绽,因为奔跑的用力,一路滴着鲜血。可是依然不肯停下。一个劲地朝前奔跑,似乎要彻底远离这个是非之地。

南宫清知道怜玉这次真的伤心了,从小到大,什么时候受过这些,从三个月大,父亲从战场上带回来,交给他喂养,告诉他,这马通人性,一定要善待它。

宝马良驹,必须用心养。虽是温血马,但却有一支纯血马的血统,不仅速度快,而且身体结构最好,更重要的是,它秉承了纯血马的敏感和倔强,属于典型的顺毛摸类型。

若它犯了错,你可以训斥,它听得懂,会低下头,不住地用侧脸摩挲你的手臂和脸,好像表示歉意。但是你不能无缘无故地责罚它,那会让它觉得非常委屈。

南宫清追了半天,也没赶上。这普通的马儿又怎赶得上怜玉的速度。只得打起呼哨,试图挽回怜玉。可是这次怜玉依然充耳不闻地向前冲,南宫清无可奈何地在后面叹口气继续追,这家伙,拧上劲了。

话说这符箓郡主真是个不知轻重的主,打狗还得看主人呢。这般鲁莽地伤他的怜玉,却是为何?

和罗理骑着黑兔,很快撵上了他。南宫将军,舍妹年少莽撞,还请将军见谅。

南宫清一言不发,并不接他的话茬,继续催马,顺着怜玉的方向跑去。

距离怜玉还有大约百米的距离,但见前方一七八岁顽童,看着奔驰而来的骏马,怔怔地站在那里。没有躲闪的意思,反而表情泰然自若。怀里抱一双拳大小通体棕色,唯有围脖处v        形状雪白的石貂,正盯着迎面而来的怜玉探头探脑。

快闪开,闪开,南宫提运丹田之气,冲着顽童大喝。

而顽童仍无动于衷,冲他淡然一笑,从身侧取出一碧绿晶莹的玉箫,一只手放置唇边,就那样悠然地吹了起来。

奇迹在瞬间发生了。

怜玉以千军之势冲至顽童跟前,停住了,围着他打了几个转,然后很温顺地把头贴在了他的肩头。

南宫清和和罗理奔至,下马,惊讶万分地盯着顽童打量了又打量,似乎也没有什么奇异之处。

顽童一身青衫,发髻高挽,包着一个白苏麻的头巾,怎么看都像个小书童。而且石貂在怀,玉箫在手,更显得书生气十足。可是就这么个看来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书童,轻飘飘的几句箫声,就让身高比他高出一半的,身躯庞大的怜惜玉俯首帖耳。四两拨千斤的淡定,让他的身上平添了几分神奇。

何况,这怜玉,到目前为止,能够近身的,除了他南宫清,就是玉儿。这小兄弟是何来头,却能于瞬间博得怜玉的好感。

小兄弟,哪来的?和罗理也是奇怪的表情,靠近了他,眼光落在他的玉箫上。这箫颜色润泽,小巧通透,浑然天工,打眼一看就是价值不菲之物。而作为顽童把玩之物,这小子来头不简单。

跟着师傅云游至此。顽童摸了摸怀里不安分地冲着和罗理呲牙咧嘴的石貂,点了点它的脑袋,是为警告。对和罗理没有多少的热情,因为感觉到了他语气里的高高在上。

南宫清没说话,过来抱了抱怜玉的头,拍了拍,说道:对不起,怜玉,让你受委屈了。

南宫清说完,把脸贴在怜玉的脖子上,顽童显然被这一番人马真情打动,呆呆地看着一道清亮的泪从马儿的宽大的眼角流下来。

将军,马儿哭了。顽童用玉箫指了指,南宫清才想起来向他道谢:谢谢你了,小兄弟,怜玉跑得那么凶,你怎么不害怕,为什么不躲?伤了你,怎么办。

顽童听了这番话,很不在乎地笑了:这马奔腾起来,似腾云驾雾,虽有邪性,但一路并未伤人。良马必通人性,音律可定野性。
  
  • 广告帖
楼主回复
  • 发表于:2017/11/28 14:46:58
  1. 沙发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(二十二)谜一样的艾九垒

南宫对这小小孩童,不禁刮目相看。年纪也就和玉儿仿佛,却如此老练,或许是经历打磨,使得他过分早熟。

小兄弟,你叫什么名字?南宫清看着他的脸,有一种溺爱的表情。

艾九垒。小童冲他一抱拳,那姿势自然,洒脱,只感觉像是方外之人。

南宫清。南宫清也抱拳回礼,从身侧解下所佩短剑,小兄弟,你拦住了怜玉,为兄甚为感激,但因匆忙,身无长物,唯有这把短剑相赠聊表心意。

顽童瞟了一眼,不接,继续道:将军所赠之物贵重,九垒收受不起。如信得过小弟,将马儿交予小弟医治,不出三日,还它完好如初。

萍水相逢,可是南宫清对这初相识的艾九垒却有莫名的信任,冥冥中有一种感觉,他与怜玉,与玉儿,甚或是他南宫清有着某种注定的渊源。虽然说不清是什么,但肯定是有。要不然怜玉不会能听懂他玉箫的调子。

好吧,我将怜玉交付于你,只是我三日之后,驻军定远营,无法将它领回。

将军放心,这贺兰山,小弟还算熟悉。医好它,自当亲自送至定远营。

那就麻烦小兄弟了。素昧平生,却愿施以援手,我代玉儿谢过。南宫清这一刻又想起了远在京城的玉儿,这马儿与其说是他的战马,不如说是玉儿的玩伴。多少个日子,玉儿在它的背上嘻嘻哈哈,无忧无虑地玩耍,笑闹。

玉儿?可是南宫洗玉?顽童抱了抱怀中的石貂,仰起脸反问。

正是舍妹。怎么小兄弟认识?南宫清是一脑门的官司,他这个宝贝妹妹,在这贺兰山的名气,似乎都盖过他的将军爹爹,和将军哥哥。

不认识,听闻家师提过。将军府里玉格格,可是皇上太后跟前的大红人。小小顽童说着笑了,似乎对南宫洗玉的兴趣甚浓。

呵呵,原来如此,若有机缘,引你见见玉儿,她就多了个陪她玩的人了。南宫清说着,心里有点伤感,这个备受宠爱的妹妹,说起来皇恩浩荡,锦衣玉食,其实,真正能走到她心里,给她陪伴和依靠的人根本就没有几个。

再见,小兄弟,记得我们的约定。前方战事紧急,怜玉不可离我太久。南宫清转过身,摸了摸怜玉的鬃毛,摸了摸它裸露的几块皮肤,只有那道道深深印下去的伤痕,皮开肉绽,还朝外渗着血,伸出手,想摸一下,可是刚触碰到皮肤,怜玉浑身闪过一阵抖动。

南宫清又一阵心疼,这个符箓郡主,小小年纪,怎可这般狠心?真是作孽。

南宫清和和罗理别了艾九垒,将怜玉交给了他,回了中军大营。正见符箓郡主在大帐前踯躅。俩人谁也没吭声,径直朝大帐里走。

符箓郡主连忙扯住和多理的衣袖,咬牙切齿地发狠:哥,那不听话的畜生呢,我才抽了它几鞭子,竟敢踢本郡主,把马槽都打翻了,挣脱缰绳逃跑。让本郡主抓到它,一定要把它大卸八块。

够了,你闹够了没有。和罗理很不耐烦地一甩衣袖,符箓被晃了一个趔趄:那是南宫将军的战马,你伤了他的战马,打起仗来怎么办。没拿你军法处置已经手下留情,你竟然还不知道悔改,还要变本加厉。枉为兄教你为人要心慈仁厚。

哼。那南宫洗玉到底有什么好,就让你这般鬼迷心窍,我只不过打了她的玩物,你就对我这般横挑鼻子竖挑眼。符箓郡主很不服气地跺了一下脚,气急败坏地把鞭子在中军帐外的土地上抽打了几下,赌气般地撅起了嘴。

我来告诉你,玉儿到底有什么好。怜玉有一次错吃了东西,食物中毒。四肢抽搐,口吐白沫。全将军府的人都放弃了,要把怜玉抬出去葬掉。可是玉儿说什么都不肯,就那样一直守着它,不合眼,给它灌了三天甘草绿豆汤,怜玉才捡回这条命。所以,怜玉多次随我出征,我从来没动过它一鞭子,因为它的命是玉儿给的,我都没有资格动。南宫清话说得饱含深情。

符箓萜儿却还是很不屑的样子:一个牲畜而已,有什么了不起。

是,他是个牲畜,但它也懂感情,知道疼,会难过。它和你一样,如果你执意不肯将它看得和你一样,那我只能把你看得和它一样了。南宫清话里有话,话外有音。

这通极富玄机的哲理,符箓萜儿听得半懂不懂。但她知道南宫清的意思。不禁涨红了脸,扯着嗓子冲他俩喊:我讨厌你们,讨厌南宫洗玉。

说完,把鞭子随手一扔,跑开了。
  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